练文笔中啦,脑子有坑但是个好人

嘛,弃坑拖更就是我标志性的事情了,除了码字其它什么都不会啊

婚刀:小乌丸
衣服通吃,典型宅,声优梗什么的玩到飞起,
曾经的黑历史就不要去计较www

【花吐症】三日鹤①

花吐症pro

 

哦呀,这还真是……

 

看着咳在手心里的白色花瓣,鹤丸稍微垂下了眸子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自己不顾一切冲上去为那把三条大人的名作挡下攻击,硬生生的被敌枪刺城重伤的时候才察觉到的吧

 

第一次明白所谓[爱]这种东西,是什么感觉。

 

是白色的风信子呢

 

审神者看着他递来的白色花瓣

 

我记得花语是“不敢表露的爱”来着

 

不敢表露的爱……?

 

鹤丸你是从哪里弄来这种花的花瓣的,我记得本丸每种过这种花呀

避过审神者疑惑的目光,两手交叉放在脑后像往常一样咧开笑容

 

出征的时候随手摘得啦,主殿要是想要的话下次再帮你留意好了

 

哎?那样的时代也会有这种花吗?

 

审神者惊讶的睁大了眼

 

真是的,主殿你也真够孤落寡问的啊

 

话锋一转,又将自己的疑问小心翼翼的抛出

 

呐,主殿……要是在咳嗽时花瓣从嘴巴里冒出来是一种病吗?

 

审神者歪着头想了想

 

花吐症吧……

 

花吐症?

 

是哦,貌似经常被用于许多同人作之中。因暗恋一个人而发这种病。

 

那解除……治好它的方法呢

 

将手放下,罕见的乖乖坐在榻榻米上

 

必须在两星期之内向那个人表达自己的心意,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

 

就会死

 

那还真是糟糕的情况啊

 

无力地将手垂在地上,脑袋靠在一旁壁橱的墙上

 

鹤,差不多该准备去喂马了哦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鹤丸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喉咙慢慢发痒,接着是一整剧烈的咳嗽声

 

鹤!!

 

门外的人似乎是很着急,正想把门拉开时却被打断了

 

我没事,刚刚被你这么一叫好像是喝水呛到了,你先去吧,我,咳咳,咳咳咳马上去

 

但是……

 

去吧!!

 

耳朵贴在拉门上确定对方走后才拿了顶草帽出门

 

主殿也真是,偏偏这种时候叫我和三日月去饲马…..


在做马当番时,鹤丸出气的安静,对于三日月的问话也只是随便敷衍两句,完全没进耳朵。


这让路过的烛台切光忠不免有点惊讶,不过那只是有那么一小会,毕竟几乎整个本丸都认为鹤丸正在准备着下一次的惊吓


如此安静的鹤丸殿......已经算是很大的惊吓了


药研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得到了其他付丧神的赞同。


审神者在一旁就这么看着,用大大的袖子挡住眼睛一下的部位,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察觉到异常的除了审神者就是三日月宗近,他明显的感觉到鹤丸在故意的躲他,一开始认为是鹤丸又对他做了恶作剧,但又过了几天,明摆着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为何不去好好问一下呢


审神者背对着他,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为什么,没错,为什么


鹤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这样回答了审神者


审神者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啊......


真的仅仅只是这样吗


审神者慢慢转过身看着他


只是这样?不,绝对不是


那是什么?是害怕。害怕问了以后的答案可能让自己彻底崩溃。所以说,还是不要问的比较好


就是这样的两个让人操心的家伙,一个害怕被拒绝,一个害怕被厌恶。

审神者合上手中的书,拿起一旁的丸子咬了一口


真是麻烦的两只啊......


----------------------------------

ps:禁止一件转载,请通过版权在转载  


评论
热度 ( 21 )

© 阑鹤_一个透明写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