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文笔中啦,脑子有坑但是个好人

嘛,弃坑拖更就是我标志性的事情了,除了码字其它什么都不会啊

婚刀:小乌丸
衣服通吃,典型宅,声优梗什么的玩到飞起,
曾经的黑历史就不要去计较www

我家阿露姬是死神的孩子[2]

※本文苏苏苏苏

※婶婶护崽模式时常开启

※婶婶虽然苏,但不万能

※一大堆私设预警

在与星野姬子交换了联络方式后,辉夜就开始了死神的任务,并且不能再用意外死亡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一切。

令清光意外的是在与星野姬子介绍关系时,辉夜并没有用‘同居恋人’这种关系,而是说是双胞胎兄妹,还说戴眼镜是为了让眼睛不好的母亲方便识别,最离谱的是她一脸认真的告诉星野姬子这种戴眼镜识别法是加州清光想出来的,她叫‘加州千鸟’。

“嘟----嘟嘟----嘟---”

“喂,你好。这里是加州千鸟,啊,是姬子小姐啊,好的,嗯嗯,史密斯咖啡厅是吗,好的,嗯嗯,待会见,拜”

辉夜朝坐在沙发上看资料的清光微微一笑

“啊啦啦,鱼儿上钩了呢。清光可真是一个好鱼饵呢,哼哼”

清光抬眼看了一眼微笑着的辉夜,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然后走到辉夜的面前把窃听器交给了她

“喏,给你。有情况叫我哦,我就在家里等你”

走出家门,辉夜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皱了皱眉,灰蒙蒙的乌云遮住了原本一碧如洗的天空。不过并不影响辉夜的任务

辉夜并没有坐车去咖啡馆,而是自己步行。街道两侧的绿化明显又被捣乱过的痕迹,还有少许似猫毛一样的东西,不像是猫与猫之间打斗的痕迹,反而像是人为过的。

脚步在一家装饰的十分复古的地方停下,今天辉夜特意的穿的很朴素,一条白色的短袖针织连衣裙,腰间绑了一个与瞳色相同的下垂的兔耳蝴蝶结,黑色的姬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眼睛扫了一眼咖啡厅内,辉夜找了一个靠窗并接近中央的位置,自己坐在外侧,因为这样的角度别人根本看不到她的脸,视线足以全部放在星野姬子的身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千鸟酱,我有些事耽搁了”

辉夜在星野姬子不在意的状况下,微微看了一眼挂在她身后那墙上的时钟。

时间刚好

她勾起嘴角,头稍稍歪了歪,然后温柔一笑:“不,没事的。我也才刚来没多久,想喝些什么吗?我擅自帮你点了一份卡布奇诺没关系吧”

星野姬子边摇头边拉开椅子坐下,然后也回给辉夜一个大大的笑容:“不会不会,我很喜欢喝卡布奇诺。”

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服务员已经将卡布奇诺和辉夜的普通咖啡给端了上来。

辉夜淡淡的抿了一口已经加好奶精和糖的咖啡,透着咖啡的雾气看着视线一直在手机上的星野姬子,淡淡的开口道:“那个,这次来是想说一下我哥哥,也就是清光哥他的事”

星野姬子眼中闪过的一丝惊喜完美的被辉夜成功捕捉,只要是关于那些长得好看的异性,星野姬子是会下意识收集情报。

主导权已落入死神的手中,美丽的少女逃不出死神的的捕猎名单

“嗯嗯,你说”

“我接下来要去法国留学……”辉夜将咖啡放回桌上,看着星野姬子满怀期待的眼神,顿了顿又开口继续说道,“我希望有个人能代替我照顾一下他,而且我又觉得你和他挺合得来的,所以……啊,抱歉,是我失礼了”

“不不不,我觉得清光君挺好的!你就放心吧去学习吧,我会让他在你回来的时候和出国前一样好的!”

说不定你也就见不到了,呵呵

“那就好,明天晚上的飞机,我哥哥就麻烦你了,姬子小姐。哦,还有,今天我能住在你那里吗?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我哥哥的事情”

辉夜将左手搭在自己的腿上,运转起死神的力量,一朵曼陀罗花浮现在她的手掌心上,她看着星野姬子为了得到情报如饥似渴的样子,会心一笑。

那么,表演开始了

“可以可以!来我家吧!很欢迎你!”

“那我得回去整理一下了,我去付钱了啊,我请客”辉夜说着便站起来,星野姬子看到这一举动,连忙起身表示自己来付。

“不,我要感谢你答应我照顾他”辉夜手附在星野姬子的肩膀将她按会沙发上,“所以我来”

星野姬子被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辉夜的手劲会这么大。而与此同时,那朵曼陀罗花已经悄无声息的从她的左肩印在了她的骨子里,渗入到了她的灵魂之中。

辉夜打量着星野姬子房间,这里的装饰都很充满公主的浪漫风。

“姬子小姐,能接用一下电脑吗?我手机没电了,而且又没和哥哥说,可以吗?”

辉夜冲着正在沐浴的星野姬子喊道。

“可以,你用吧”

辉夜赤红色的眸子暗了暗。如此没有防备心,死了也是自己的不小心

辉夜打开星野姬子的文件夹,里面的时间安排都很好,毕竟这样就可以甩掉她,捕捉清光。

她将文件夹拷了一份,然后用自己的Line发给了清光。

「諍えぬ魔はそばにある...」

「与恶魔相伴,你无力抗争」




[在这里想玩个扩列,我有些伏笔可能有些人看不懂。而且有些番外我是不会放上来的。可以叫我七姬w
QQ门牌号:615660993
答案一定要写全称哦!]

评论
热度 ( 4 )

© 阑鹤_一个透明写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