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文笔中啦,脑子有坑但是个好人

嘛,弃坑拖更就是我标志性的事情了,除了码字其它什么都不会啊

婚刀:小乌丸
衣服通吃,典型宅,声优梗什么的玩到飞起,
曾经的黑历史就不要去计较www

吉原的某年某月某日[BE/鹤一期/细水长流]

【 江戸の町は今日も深く

    江户的街道一如往的深邃

    夜の帐かけて行く
    
    夜晚的帐幕 渐渐落下
 】
                                          

一期一振向窗外瞥了一眼,虽然已是夜幕降临之时,吉原的街道上行人万千。可没有一个是能打开鸟笼的。他这么想着,然后继续手上的事,仿佛刚刚那一眼只是自欺欺人的去寻找那一抹。

【 镜向いて 红を引いて

    对着镜子 抹上唇脂 

    応じるまま 受け入れるまま

    有求必应 来者不拒 】

胭脂一层一层的抹在本身就精致无比的脸上。一期并不是在涂粉,而是在给自己带上一个个虚假无趣而美如晚樱的面具。
梳妆后便走向客会厅---
“在下名为一期,今晚客官有何需求”
美的不像他

【 橙色 辉いた花

    闪着橙色光芒的花朵

    憧れてた 望んでいた

    曾憧憬过 也曾渴求过

    いつのまにか 蓝色の花

    不知何时已变成蓝色的花

    けれど私 安くないわ

     可是我 也并不廉价 】
华美的和服上调绘着各种艳丽的花纹。橘色的鹤望兰与一期蜜色的眼相辉映,但最刺痛的他眼的还是那蓝色的鸢尾。
看中一期的一名富人唤了一声那里的掌柜,问了一声价钱,脸色煞变。
---放心,一期。姐姐我会给你找个好的,你这美人,好皮囊可不能随便浪费。哦对了,你的花名就叫一姬好了---
对啊,我可不廉价啊。客官……

【 真はただ一人の何方かのためだけに咲いていたかったのだけれど
其实我本想要做一朵只为一人绽放的花朵
运命はわっちの自由を夺いそいで 歯车を廻して行くのでありんす 
然而命运却夺取了我的自由 用它的齿轮将我无情的碾碎 】----自一期の花手纸

【 伪りだらけの恋爱

    虚伪的爱情

    そして私を抱くのね

     将我团团抱住

     悲しいくらいに感じたふりの

     悲伤到都可以假装感觉的到 】 

【 吉原 今日は雨

今天的吉原依旧是雨 】

一期端庄的坐在榻榻米上,带着那华美的面具去微笑。他甚至可以说,自己的吉原永远都只是雨。

“一姬,一姬。有人点你了”

被称为婶婶的人(逗比)拽了拽一期的衣角。

一期微微叹息,不管是谁,都无法替代那个他。

所谓的“那个他”一期他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谁,只在梦中隐隐约约的见过吧。那高贵似鹤一般都身影,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停下在这鸟笼中过往的人群中寻找那个他。
他们,也就是个一期干同一行的那些人都实在这个名为“花丸·日和”的地方工作的。他们是贵族的男宠,毫无地位。

“一姬!你在不在听我说话啊!点你的那位大人是五条家的鹤丸公子。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啊,以前他指名的都被赶出去了……”

那个婶婶又开始念叨了。

一期在房间等了少许时间,整个房间只有几盏蜡烛点着,暗黄色的光照的这里也有了一丝丝情欲。

“哟,你好啊”

鹤丸国永盘腿坐下,金色的眸子干净的不可思议,而那双眸子正上下打量着一期。脸上带着一丝浅笑。

“在下名为一期,五条公子有何吩咐。”

不知道为什么,一期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了鹤丸,可能他与梦中遇见的那个他有些少许的相似。

听到一期的话,鹤丸反而笑了起来:

“哦呀哦呀,没想的美如花中仙子的一姬会告诉我本名,这可是稀奇事啊。嘛,今天我就是来找你喝个茶然后就没啥事了,反正在府里也没什么有趣的事情。”

“五条公子过的也挺清闲的,那为什么偏偏指名我呢?”

“下棋吗?来一局?”

鹤丸相似刻意避开这个问题一般,提出来自己的要求。

“那么,将军。五条公子有没有用全力呢,这件事有些小小的在意”

一期像完全没有把这位公子放在眼里一样,淡淡的再次开口。

“你很聪明不是吗?”

“五条公子过奖了”

一期将棋具收起,顺手的给眼前这位公子倒了一杯茶,抹茶的清香瞬间袭与整个房间。

那么,鹤的游戏开始了……

“一期,可以这么叫你吗?”

“随公子您爱怎么叫了,我不采纳的称呼会自主的不去理睬。”

呵,有趣……

蜡烛的灯打在两人的身上,被压着仰卧在榻榻米上的一期并没有发出惊呼,蜜色的瞳仁静静的盯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鹤丸那双带有玩意且危险的眼睛,淡淡的吐出来一句:“公子您不会觉得无趣吗?您总是在寻找[活人],可您自己一直将我们作为无用的人偶玩具一样,这样找遍整个世界也找不出来。问题出在您自己的眼睛上,明明有一双美丽而干净的眼睛,可这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死的有何用呢?”

听着听着,鹤丸渐渐放轻了手上的力道,最后直起身来,状似自讨无趣一般摊手:“本来以为是一匹鹿一般都柔情似水呢,其实聪明的比利剑更锋利。”

“这个,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一期”

“这是……”

那是一把折扇,竹制作的折扇,扇面上绘了一只鹤和几朵花,最让一期吃惊的是竹制的扇柄刻绘了几多美丽的龙胆花。

“不许拒收……”

“留在我身边把,好吗?”

鹤丸轻轻的抱住一期,就像一个孩子抱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就怕他碎,却又无比专注,怕的是他的消失……

“明天要是鹤丸公子再点名我,我就答应”

明天,吗……

自那天后鹤丸再没来过花丸,据说是娶人了,对方是个贵族千金。就这样,一期也平淡而无趣的过着接下来的每一天,直到三条家的三日月宗近的到来并将他带走。

现在的一期也常常问自己:鹤与新月,你会选择哪一个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阑鹤_一个透明写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