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文笔中啦,脑子有坑但是个好人

嘛,弃坑拖更就是我标志性的事情了,除了码字其它什么都不会啊

婚刀:鹤丸啊啊啊啊啊啊

乙腐通吃,典型宅,声优梗什么的玩到飞起,
曾经的黑历史就不要去计较www

类似fate一类的莫名梗文[女审神者×鹤丸国永]

将曲子的最后一个音符画上,宫崎日和靠在椅子上。

窗外的枯树叶北风吹的左摇右晃,街上的行人都基本上系着围巾。
宫崎日和站起来,用手拢了拢头发。就走出了书房。高靴踩在地上发出“塔塔”的轻响,迎面而来的穿堂风吹的她皱了皱眉。
日和穿上白色的风衣,系了一条与棕色的高靴相同的围巾。

她朝着夕阳落下的方向走去,就这样走着。

街道两旁的枫叶十分鲜红,但可惜的是没有人去注意它,就这么匆匆走过,因为他们对于这枫树来说只是一个过客,这枫树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无用的景象而已,至少还有把它作为景象。

“欢迎光临~”

宫崎日和轻轻推开咖啡厅的门,吧台那边就传出店长的声音。日和并没有去理睬她,只是坐到靠吧台比较近的地方坐下。
“老样子,一杯咖啡?”店主问她。
回答她的是日和的不语的默认。

“呐,时间快到了吧”日和开口道,“最近时之政✘府那边又有情况了”。

“呵”店主轻笑,但也没停下磨咖啡的工作,“小日和真的是厉害啊,那边的情报完全被你掌握着嘛”

“还好吧,稍微动点脑筋就能解开那个密码了。你这边不也有海外的情报源吗,椿”

“你也真是,我好歹比你大3岁哦,还是你的长辈呢”名为椿的店主将煮好的咖啡放到日和的那张桌子上,“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刀吗?嘛,不过这一轮过了后再来一次时说不定就召唤到了呢~”

“什么刀之类的我没有太多要求,只要合得来就好。”日和抿了一口咖啡,无所谓的回答着椿,眼睛一直望着外面的街道,“这场保护自己还要接着保护时间差的战争我们已经无法避免了,就看你怎么去理解它。”

是的,这些女孩是躲不过这场战争的。她们都是被一个叫时之政✘府的神秘机构所选中,去保护历史,去消除时间中出现的种种神奇的玩意。

他们有个统称叫做--
“审神者”

在椿的店里坐了一会,日和便回到家。

“我回来了”

回答她的一片寂静,这个房子无比的偌大,但只有日和一个人住着,要说为什么的话可能是因为宫崎一族的其他人全在那场战争中销声匿迹了吧。唯美的英伦风,可能是因为上一代族长夫人是英国人的缘故吧。

日和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并没有直接睡下,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中,她的眼睛也能看的很清楚。她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再次重新的串起来想了一遍。

她预感到了,一场风雨即将再次降临。

---------------

将金色的长发用与校服一体的海蓝色蝴蝶结扎起,日和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校服的上身袖子被拉到手肘的部位,短裙提至膝盖上的7厘米处,完美的绝对领域下黑色的过膝袜包裹住了整个腿,脚上蹬着的不是平常的高靴而是一双低跟皮鞋。

今天的宫崎桑也是如此的完美( •`ω•́ )✧

这是校园里对宫崎日和的评价。

“早安,宫崎前辈!”

“早啊”

“宫崎桑早啊”

“早安”

…………类似于这样的对话,日和表示心很累。

今天一整天都课她都没有听进去,因为今天就是那个日子。

心要静,心要静!要静啊!wtf!

来自内心无法平静的日和姐姐。

“天之者啊--
吾以时间管理者的名义召唤汝--
天与海之连,地与空之间--
以鲜血帝王之子的御来宣告--
命运之者,速速听令--
汝之剑,唯我所用!”

“pong-”日和所在的庭院炸开来了,若不是她将范围缩小,那可能会把邻居吓个半死。

“人,人呢?”日和向四处望了望,怎么也没见到自己召唤出来的付丧神

“嚯”一只手拍了一下她的肩,日和颤了颤,下意识的想要一个过肩摔过去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货就是她召唤出来的付丧神,一身白。

“鹤丸国永,你就是召唤我的人吗?小姑娘?”

“没错,我就是。还有,请别叫我小姑娘,有名字的谢谢。宫崎日和”

“那,就小日和。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这里才是,今后请多指教”个鬼嘞。

评论
热度 ( 1 )

© 七烟_一个透明写手 | Powered by LOFTER